KAUNTO

❤ARASHI❤masaki❤ALL雅ヽ(゜∀゜)ノ
宝冢梨花花一生推(●´艸`)*蘑菇柚熊棒棒的❤
脑洞太大合不上专注挖脑洞(΄◞ิ౪◟ิ‵)
手作技能练习中五色物品强迫症收集╮( ̄▽ ̄")╭
超博爱J家西皮脑洞中(΄◞ิ౪◟ิ‵)

【千叶海BE联文】一人だけの記憶

一波三折的产物

写完后自己都感觉不到写大纲时候的BE感了x

1w4+的字数 自己果然还是不太擅长写中短篇的啊 为了结尾而省略了不少的部分 最后还只能强行BE了

如果能虐到那就是成功的了x

PS:分段标题是题目

 @千叶海 

==============================================

一人だけの記憶

 

 

 

“阿嘞,这是什么东西。”

因为难得的假期而回到老家休息的樱井翔,一大早被母亲从被窝里抓起来给老家来一个大扫除,好不容易收拾好庭院,还没休息就又被发配到去打扫阁楼的储物间。得亏樱井翔从小就喜欢到处探险,储物间又是樱井翔最喜欢在家里待着的地方,因为时不时会从里头发现出什么乱七八糟的宝贝。

现在樱井翔就捧着一个放在显眼的高处的纸皮包裹,明明是个容易落灰的地方可是包裹表面非常的干净,看起来像是新放进来的,可是被压住的地方完全没后灰尘而周围又有着一层厚厚的尘埃,不由得让樱井翔好奇起来。

“明明这么旧了还这么干净,就跟有结界似得。”樱井翔索性放下手头的打扫工作,找了块空地坐下,小心翼翼的打开纸皮包裹,露出里面的物体,是一本已经很破旧的本子,不过因为保存的好里头的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大碍。“唔哦哦哦哦!这居然是本探险记录!呜啊写的好多,这么厚……”

原来是本记录着主人的某次探险,简单但是条理清晰文字优美的描写,估计现在发表出来也会是一本畅销的书籍。笔记看着似乎有点眼熟,樱井翔想了想,自己的家族里并没有会做这样事情的人,除了自己,但这本子如此的古老了莫非是某个祖先?不去想那些事情,樱井翔已经沉浸在文字之中。

“啊,怎么没有了?”翻到看起来被不明液体染黑书页边缘的一页,从这页开始文字突然就终止了,不甘心又往后翻了几页完全就是空白了。“不过这个地方,我是不是在哪听过啊?”书中记录的探险地点,樱井翔总觉得很熟悉。

“啊糟糕!完全没有打扫啊!”回过神来天色已晚,而这个储物间基本看不出打扫过的痕迹,绝对要被母亲骂了。

 

果不其然,被母亲在饭桌上数落了一番,然而樱井翔脑海里还是书本中描绘的地方,没多想就那个地址就脱口而出。原本还在吐槽的母亲听到后“怎么了,你不记得那个地方了?你以前还很喜欢往那边跑的嘛。”

“诶诶诶?!在哪?!”此刻樱井翔双眼放光的程度不亚于看见美食的时候。

 

第二天一大早,在晚饭后快速做出计划列表的樱井翔,吃过早餐就背着装有基本探险物资的背包,留下纸条就朝着目的地去了。

是个离家一个小时车程的地方,在一个神社后方的森林,现在开发有让游客进入参观的道路。沿着道路走在森林中,樱井翔回想着书中记录的内容,越来越觉得就是这个地方,然而沿着路走又似乎有些不对。“感觉……这样走下去不是我想去的地方啊。”人生一直按照规划脚踏实地走着的樱井翔,趁着前后都没人,突然就跨越护栏,朝着一个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去的方向跑去。

仿佛有什么在牵引着自己。

明明到处倒是高大的树木和草丛,脚下却像装着GPS一般,引领着自己跑向深处。脑海中莫名的回响着“就要到了!就要到了!”的声音。

“就是这里!”

伴随着这个声音,樱井翔觉得自己开始陷入天旋地转的状态,眼前只有白光闪过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相叶雅纪最近这几天总是能梦见一个着装奇怪看不清脸的男人,身为预言师的他对自己的梦境总是很在意。自己只知道梦中这个男人叫做樱井翔,但是身边并没有叫这个名字的人。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情,相叶心中不免多了几分注意。有事没事便往梦境里出现的走去,想着没准会遇到对方,或者发生什么相应的事情。

当地有个出名的森林,入口是个神社,相叶则住在更深处的地方,若有人需要做占卜时,神社的人便会拿着问题来着相叶,所以相叶平时就一个人生活在森林中,不过总会有动物来陪伴,也不会有寂寞。

 

这几天因为梦境的关系,相叶每天都会去在梦中出现的那条溪流处,那是他和梦中人见面的地方。

随手抱起在门口吃饱的一只兔子,一边顺着毛一边朝溪流走去。幻想了好几天这个人的样子和出现的方式,哪怕想要运用自己的预言能力,始终显示不出来。“难道跟我自己有关?可是这是别人并不是我啊?”相叶微微嘟起嘴不满的自言自语。

快到溪流边时,兔子却跳脱相叶的怀抱,一蹦一蹦跑向水边。“诶诶!别乱跑呀!”当体力有些不好的相叶终于追上兔子停下的地方,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看见躺在溪边的一个人影。

有些不确定的朝那边走去,鲜少见到外人的相叶有些开心又有些担心,这人穿着奇怪的由白绿合成的花纹,背上似乎背着一个黑色的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脸上也有一个完全遮不住眼睛的框架物品,不知道为什么,相叶就觉得这是他梦中一直梦见的看不清脸的人。带着好奇和些许的激动,轻轻的摇晃对方的身体,呼唤那个名字。

“樱井君?樱井君?”

 

樱井翔在黑暗中行走着,耳边传来一个有些嘶哑但是好听的声音,一直呼唤着自己的名字,眼前的黑暗突然就变成了光芒。樱井抬起手遮住突如而来的光线,放下手都被时候眼前便出现了声音的主人的脸。

 

“啊!你醒了!”看见这人睁开眼的时候,相叶心中传来没有过的莫名的开心感。

 

大概没有什么比一睁眼就见到一个好看的人来的让人心情愉快。俯视着自己的人有着圆润的大眼睛,见到自己醒来时高兴全写在脸上,菱形唇一张一合的,刚醒来的樱井并没有听清楚说的是什么,等到意识完全的恢复,才听清眼前人在念着自己的名字。有些迷茫的坐起来。

“你认识我?”

“啊......算是认识......吧”相叶雅纪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跟眼前这个着装不一样的人说明自己为什么会认识他,有些尴尬的抓抓头发“这个不重要啦,不过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我是来探险,不过走着走着突然就......”坐起来的樱井才发现,周围的环境似乎与自己之前来的地方有不同,看起来树木更茂盛翠绿,眼前人的着装也不是常见的便服,想起什么樱井从背包里翻找出那个记录着探险内容的本子,想要翻开给相叶看“我是跟着着本子上记载的东西来的......诶!?怎么消失了!?”慌忙翻看本子的樱井没有发现,已经变成完全空白的这个本子并没有之前那么破旧古老了。

一旁有些不解的相叶突然想起了,今早例行预言的时候,曾经出现过显示【将有不属于这里的人到来】的预言,因为经常会有类似这样但是跟自己没什么关系的预言出现,现在想来大概就是说的就是眼前这个人了。

“看来你来了一场独特的探险呢樱井君”相叶伸出手将樱井拉起来,手指触碰到的瞬间意识中划过许多片段,相叶还没来得及去仔细感受,就消逝了。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相叶也只是微皱了一下眉头,就恢复成原本的笑脸“我叫相叶雅纪,你衣服都湿了,要不去我的住处借一件衣服给你吧?”

不知为何,樱井对这个自称是相叶雅纪的人,有着莫名的好感。看着变成空白的本子,不解又无奈的叹了口气,把本子塞回背包里。直起身对着相叶伸出右手,发现对方有些傻愣的看着自己的手后大脑灵活的反应过来,这个年代的人大概没有这样的习惯吧。收回手抓抓自己的头发傻笑两声。

“虽然相叶君已经知道我的名字,我还是再介绍一下吧。我叫樱井翔,是个迷路了的探险者。”

 

幸好这个地方的季节是夏天,用冷水简单冲澡的樱井也没觉得有多冷,不过在大自然的环境下这样做还是头一次,多少有点羞涩。

相叶从自己为数不多的浴衣里翻出比较方便活动的,印着红色浅暗纹的云纹,相叶对自己的审美很有自信。将衣服递给在后院清洗的樱井后来到厨房简单的给樱井做了些饭菜,留了张让他随意休息活动,不过不要跑得太远的字条,便进入里间进行今天的日常占卜了。

换好衣服的樱井看着水中的投影,不得不说自己的溜肩真的很适合穿和服和浴衣这种传统的服装。环顾四下的景色,虽然这一切的发生打破了自己的安排,不过自己的适应能力还是很厉害的,也就惊吓了几秒钟就接受了现况,这一定就是传说中的穿越,没准是回到了本子里记载的世界呢。

但是,自己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书本中究竟是怎样描写的。

 

就如同莫名变成空白的书本一般。

 

 

 

 

樱井吃完了相叶准备好的简餐,坐在门口看着一片现代都市难得一见的绿色发了会呆,思考着从醒来到现在发生的一切。

打扫卫生发现一本内容有趣的探险书→书中的地址离家其实并不远→决定探险→在探险的路上失去意识→被美人唤醒→来到过去某个时代→本子里的记录消失不见→自己明明看完了本子中的所有内容然而却什么都想不起来,什么都记得就唯独忘记了本子中的描写→被美人带回了家。

“啊啊虽然有点复杂,既然来了那就来这里,怎么都是探险的一个环节嘛。”伸个懒腰,樱井还是有些不太习惯浴衣当做常服的感觉,毕竟自己生活的那个年代,大部分人也就只在祭奠或者有活动的时候才会穿着。“不过我应该,怎么跟家里联系才好呢。”所有跟原本时代有关的东西都使用不了,对于樱井来说基本已经进入了半原始状态了。

手忙脚乱的收拾好餐具,随随便便简单的清洗了自己的迷彩服,看天色正好,想到这房子的主人说自己可以在周围逛逛,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樱井对一切都充满的兴趣。

 

樱井先是就在房屋的周围晃晃。简单的房子有两三个隔间,外头用竹子简单的围城栅栏,但是在樱井看来并没有什么作用。刚走到门口,就看见三三两两的兔子朝自己蹦跳过来,樱井回想上次见到这样可爱的的兔子,大概还是中学时期。蹲下去摸摸这只兔子的头,又摸摸那只的,好玩的不行。

想起在屋内见过的蔬菜,樱井拿出几片菜叶想要喂兔子。虽然随便动房屋主人的东西不太好,不过想着一会跟相叶说大概就好了。喂着兔子的樱井总觉得这些兔子看着眼熟,想了一会:“哎呀,这兔子跟相叶君一模一样的感觉嘛~”

喂够了兔子,樱井环顾四周,想着接下来去哪里好呢。感觉到有兔子在扯着自己的浴衣下摆,见自己的注意力看了过去后兔子们竟然往一个方向跳去,还时不时停下来回头看着自己。大概是示意自己跟着过去吧。

想着反正没事干,樱井就跟着兔子走了。

 

刚结束占卜的相叶,正准备收拾好占卜的道具,谁知道具突然都散落在地上,相叶正准备弯腰重新捡起,却发现道具呈现出了一个莫名的信息。还在想着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样的讯息,相叶的脑海中闪过今天遇到的那个名叫樱井翔的人的脸。

难不成樱井翔出了什么事情?

想到这里的相叶急忙跑出去,在房屋周围转了几圈都找不到人,莫非真的出事了?

正焦急着,树上的大松鼠朝着相叶发出叫声,并看向某个方向。“你是说樱井君朝着那个方向跑去了?”因为这个森林的动物相处久了,相叶跟动物们间产生了莫名的关系,能够相互理解意思。这不,松鼠点点头,跳到地上朝那个方向带路,相叶则在后头跟随着。

 

樱井跟着兔子们跑到一个地方时兔子们突然就不见了。樱井这才发现自己似乎离开房子挺远的距离了。“糟糕,跑到这么远了,要怎么回去啊。”可是带自己来的兔子们一个都不见了,樱井虽然觉得傻,还是朝森林里不大声的喊着:“小兔子?小兔子?你们去哪了啊小兔子~跑了那么远带我回去啊~”自己也不敢乱跑,就只敢在附近绕弯。

虽然阳光正灿烂的照射着森林,但迷路还是让樱井的心情变得有些糟糕。开始烦闷的四处乱窜。

“到底跑到哪去了啊,这些小兔子们唔啊啊啊啊!”脾气变得有些暴躁的樱井一个不小心,脚底打滑,竟然踩空了。

觉得自己要完蛋的樱井,刚闭上眼睛尖叫,就觉得胳膊一疼,似乎被什么抓住了。啊,是温热带点汗水的手。樱井睁开眼,就又见到了那个有种明亮眼眸的人。

相叶跟着松鼠跑到这边的时候,终于见到乱窜的樱井,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看见樱井朝着猎人布下的陷阱走去,急忙跑过去,在樱井掉下去的瞬间抓住了他的手。费了好大劲才将樱井从坑中拉出来,基本没做过这样体力活动的相叶累的躺倒在一旁的草地上大口的喘着气。而好不容易从惊吓中回过神的樱井,充满着愧疚的看向相叶。

“那个,很抱歉啊相叶君,我没好好听你的话,到处乱跑还迷路了。”樱井现在就想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反而是躺在一旁的相叶笑出了声:“没关系的,樱井君下次注意就好,刚来这里是很容易迷路的。还好我刚刚算出你可能会出事急忙赶过来。”

樱井看着相叶的笑容,觉得这个人真的是天使一般,换成符合这个年代的说法的话,大概是守护自己的神明一般。大概是相叶的笑容太过灿烂和治愈,即使是随意姿势躺在地方,却与这个森林这么的和谐。

樱井忍不住脱口而出:“相叶君,你是山神么?”

“我怎么会是伟大的山神呢,我顶多算是个守护者啦,不过准确说来,我是个占卜师。”大概是察觉到自己现在的姿势在陌生人面前有些不雅,相叶微微红了脸,有些不好意思的抓抓头发。“樱井君要是想要在森林里进行那个什么,什么险来着?”“是探险。”“啊对探险,记得跟我说,我可以带你在森林里进行探险哦~大概没有人我更清楚这个森林里了。”

 

就这样,樱井就暂时在相叶的屋子里住了下来。

 

 

 

 

在这个没有时钟的时代只能靠天色来判断大概的时间。而在森林中的生活触目所及都是绿色,让原本在未来的都市里疲劳工作的樱井彻底的放松了身心,也逐渐忘记了自己来到这里究竟过了多久。

 

“相叶君,今天前面神社有人送来了食物和占卜的内容,不过这次需要占卜的东西很少啊,还很普通的那种。” 樱井一边撩开相叶做修行的房间门帘,一边翻看着手中的纸条,都是周围村民们请求的小占卜,基本上就是些“什么时候会有收成;远方的亲人过得怎样”之类的。

樱井基本把相叶生活规律摸透了。有时会在清晨起床去厕所的时候听见前门有人放下东西的声音,知道神社的人给送过来的,住在这里的日子偶尔也会帮相叶把这些东西拿过去给他。不过第一次听见的时候还以为遭贼了,吓得樱井窜到相叶房间却没找到人,还以为这个善良的守护森林的“山神”被掳走了,满屋子找的时候才发现相叶其实一大早就起来做修行了。

“啊,今天又麻烦你了呢樱井君。”原本闭目修行的相叶听见樱井的声音睁开眼,圆润幽黑的眼睛里带着笑意,接过写着需要占卜内容的条子看了一会,“早餐已经做好了,樱井君可以先去吃早餐,等我做完了占卜就能继续带你去探险了~”

 

在樱井住在这里的日子里,不管早上几点起来,都能吃到相叶提前做好的早餐,明明两人基本都是同时入睡的,还睡在同一个房间,自己总是听不到相叶下床的动静声。相叶总是在吃完饭后就去做修行了。樱井一开始挺好奇的每天都跟着看相叶怎么修行,但是完全搞不懂相叶手上所做的事情,唯一能看懂的就是相叶在修行时需要闭着眼睛,连占卜的时候也是。有些可惜,樱井觉得相叶的眼睛是最吸引自己的地方,眼仁占据眼睛的大部分,又黑又亮,看向自己的时候总是带着愉悦的感觉,除了之前急忙来救自己的那次。在等待相叶修行和占卜的时间里自己挺无聊的,没事就和聚在相叶房屋附近的小动物玩一玩,幸好基本都是可爱的兔子啊松鼠啊野猫之类的。

每当相叶修行完工作完后,都是樱井开心的时候,因为相叶会带着他在森林里探险,虽然去的都是相叶熟悉的地方,可是对于樱井来世哦都是没见过的新世界。

“樱井君,今天让我们继续沿着你晕倒的溪流往上游走吧,带你从别的地方拐过去”结束工作的相叶终于睁开了樱井喜欢的那对眼睛,带着的笑意看起来比樱井还要兴奋。毕竟这里一直都只有自己,难得来个可以聊天说话的人,不知为何相叶觉得樱井跟那些送东西来的人不一样,自己总想把最好的给他。
    可能是今天相叶的眼睛看向显得格外明亮,也可能是自己心里觉得很感谢相叶为自己做的那么多的事情,樱井下意识的,就抬手摸了摸相叶的头。与自己不等同的发质,柔软顺滑,就如同相叶本人一般,没经过思考就脱口而出;“相叶君的头发好软好顺啊。”
    “诶?”突然被樱井摸了头,相叶还没有反应过来,明明头发是自己最不喜欢跟人类接触的地方,平时都一直有躲开,但是被樱井这么一摸,除了心跳有些加速,并没有反感的感觉。
    “啊咳咳,我是说我非常的期待呢,相叶君。”察觉自己的动作和言语有些失礼,虽然相叶的表现没什么太大的反应,樱井还是为了掩饰一般的干咳两声。“樱井君开心就好。”没觉得自己被冒犯的相叶还是笑眯眯的看着樱井。

带着收拾好的午餐吃的食物,没有沿着溪流,相叶领着樱井从别的地方向上游走去。沿途都是绿色的风景,高大的树木,从树叶间撒下的阳光,时不时围在身边的小动物,樱井不时好奇的提问和相叶认真的回答,伴随着两人的欢声笑语,并不不会觉得疲惫,如果是在原本的时代,这样的距离樱井一定会选择开车代步的。 

 

两人从太阳刚冒头的清晨走到太阳从头顶直直照射入森林,终于走到了河流的上游处。

 

“唔哦哦哦!好厉害!哦哦哦!”即使是喜欢旅游探险,走过许多地方见过不少风景的樱井,再见到这样的风景时还是会忍不住发出感叹。从高处沿着岩壁留下的溪水,再越来越低的地方逐渐变得激烈形成小型的瀑布,离得近一些便能听见水流撞击岩石的声音,并不激烈也并不是很清脆,但却是让人觉得很舒服的声音。

【就像相叶的声音一样】

“阿嘞……我为什么会那么想?”小声嘀咕着自己刚刚的思绪,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想,心底仿佛有个感觉,但是始终抓不住那个苗头。走在略微靠前的相叶隐约听见樱井说了些什么,但是听不清,好奇的凑到樱井面前:“樱井君,你刚刚在说什么?”充满好奇的眼睛眨着眼。被眼前突然放大的相叶的脸庞惊得回过神:“没什么啦,偷偷的自言自语罢了。”

末了又揉了一下相叶的头发

【樱井君为什么总是要摸我的头发?虽然不讨厌就是了。】

大部分被发丝遮住的发红的耳朵,相叶也有点弄不清自己的对樱井这些动作的心情,不止是不讨厌这么简单的感觉。

 

樱井还在吃着自己帮相叶一块做的便当,看着相叶跟周围凑过来讨食的小动物们玩耍。在阳光下会反射光芒手感柔顺的及肩发,在这个时代算是短的了。浅绿色的浴衣穿在相叶的身上,被腰带勾勒出的细腰,白皙的小腿和胸口时不时因为动作的关系露出来,看的樱井的心有点痒痒的。

相叶因为窜到身上的动物和怀里抱着的小动物弄的脚步不稳,还要小心不要踩到脚边的其他动物,蹒跚了几步就摔倒在地,不过机灵的小动物们早就在相叶要接触地面的瞬间就跑跳开倒是一点伤都没有。相叶一脸你们这些坏蛋的无奈笑容揉揉自己的屁股,樱井那独特的笑声就响彻森林,反倒是吓了动物们一跳。

“樱井君好过分啊,居然这么笑我。”虽然嘴上说着讨厌,但相叶脸上还是充满着笑容,也跟着樱井一块笑了起来。

笑累了的两人坐在溪流岸边聊着天。相叶很喜欢听樱井讲他过来前的世界发生的事情,对提到的新鲜事物总是很好奇的问东问西,明明修行和占卜的时候非常的稳重。一旦离开这两件事情相叶就跟小孩子一样天真和可爱,还很天然,见识过几次相叶天然的样子,樱井总觉得非常的有意思。

比如现在。

聊着聊着相叶就突然站起来走到溪流中间,溪水刚好只是时不时的弄湿相叶浴衣的下摆。相叶弯着腰寻找着什么。

“樱井君你看!”相叶兴奋的从溪水中拿出一颗洁白光滑的鹅卵石,“这颗鹅卵石好圆啊!”说完将鹅卵石举过头顶对着阳光,却又被阳光反射睁不开眼。坐在岸边的樱井也笑着附和着。虽然鹅卵石的圆比起相叶的黑眼仁要略微逊色一些,同样是在阳光下,鹅卵石有些刺眼,但是相叶确是好看的不行,跟精灵一般。

【等等,我为什么会这么想?!】

被自己想法惊吓到的樱井,有些不知所措,但又比之前要更加的,离心里的苗头更近了不少。

相叶雅纪除了他的占卜技能外,还有一个特殊的技能。

平地摔。

举着鹅卵石开心的忘记自己是在水中的朝岸边的樱井跑去。相叶的脑海中突然飞闪而过的樱井手掌和手肘手上的画面,身体莫名的就焦急了起来,跟之前那次一样。

樱井看相叶的浴衣下摆逐渐被飞溅的溪水打湿有点走神,又看着相叶有些东倒西歪的动作赶忙站起来走过去,想要去扶着相叶。哪知快要碰到的时候相叶被溪流中的石头给绊了一跤,变成扑向樱井的动作,连同着樱井一块摔倒在溪水中。

虽然只是刚到小腿肚的深的溪水,樱井的手掌下意识的撑在身后,还是被溪流中的小石头划伤。不过怀里的相叶倒是没什么问题的样子。

“啊……疼……”相叶丛樱井怀里抬起头,身上的浴衣已经被溅起的溪水弄的全身湿透,紧贴皮肤的布料勾勒出青春健康的身躯。回过神的相叶看见自己还趴在樱井身上,想要急忙从樱井的身上爬起,蹭到了布料又摔了回去。“抱歉啊樱井君,我压到你了吧!我这就起来!”有些着急的相叶反而更加的被两人的衣服纠缠着,有些慌乱。

 

樱井看着近在咫尺的脸色开始泛红,时不时用好看的眼睛带着歉意的看向自己,正努力起身的相叶,樱井的心里似乎炸开了什么。

伸出手揽住相叶的肩膀更加凑近,相叶不解的声音,消失在两人贴在一起的嘴唇之中。

 

“我喜欢你哦,雅纪。”

 

 

 

 

樱井看着稍前一点的位置正在疾走的相叶,虽然嘴上念叨着要赶紧带樱井回去清理身上细小的伤口和替换两人湿透的衣服,可是露出的耳朵和脖子后方都是泛着微红。让相叶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自然就是身后被人牵着走的樱井了。

“雅纪啊,你不要走那么快嘛,衣服湿哒哒的好难走路啊雅纪。”虽然嘴上是抱怨着,但是根本掩盖不住樱井语气里的笑意。

“樱井君既然衣服湿了就要跟快的回去换衣服啊!”明明让两人变成落汤鸡的人是自己,相叶还是在听见樱井那么亲密的叫着自己名字的时候粗暴的扯着对方,“樱井君你不要这样叫我的名字啊,还没人这么叫过我呢!”

“诶~明明是那么好听的名字,不多叫叫太可惜了啊,是不是雅纪~”樱井加快了脚上的步伐,也只是为了凑近相叶用各种方式叫着他的名字。这个自己从第一次听到就很喜欢的名字。“……随你便!”平时不怎么与人接触的相叶脸皮自然是比不过一直在社会里待人处事堪称完美的樱井来的厚,但是自己并不讨厌,甚至应该说很喜欢听樱井这么叫着自己的名字。自从自己一个人离开家住在这个森林里开始,就没听过有人这么叫自己的名字了。

虽然步伐还是带着速度的,不过换成了两人并排走着,牵着的手没有松开。

 

回到相叶的房子处换上干燥清爽的衣服,虽然说樱井的身高比相叶要矮上一点,但是自己比相叶壮,穿着相叶的衣服倒是挺合身的。本来还想这次受伤跟上次一样,能让相叶帮自己换衣服,何况还是在自己表白后,意义可就不一样了。奈何相叶大概太过于害羞的,把更换的衣服扔给自己换:“不要耍赖皮啊樱井君!你只是手蹭破了皮!可以自己换的!”

不过自己单手系腰带,还是有些不便的樱井压着腰带和衣服到外厅找相叶:“雅纪,我没法一个人系腰带啦。”却看见相叶站在窗前的桌边发呆,“咦,你在做什么雅纪?”

“啊……都说了不要这样叫我啦”被吸引回注意力的相叶大力的拍了樱井的肩膀,嘴上说着不愿意,也还是熟练的帮樱井整理衣服。

樱井探头越过相叶的身体,看见桌面上放着自己带来的那个本子,说实话樱井都有些忘记这个本子的存在了。“奇怪,雅纪你为什么要把这个本子拿出来?”其实说起来这个本子,樱井在刚来的头两天有找过,但是以外的不见了,没怎么放在心上的樱井以为是相叶帮忙收好了,没想到过了那么久居然又看见了。“咦?不是你拿出来的么?”相叶原本整理衣服的动作一顿。自己这算是第二次见到这个本子,还想着樱井怎么突然把本子拿了出来,谁知樱井说并不是他拿出来的。

“我都好久没见到这个本子了。”莫名的,樱井觉得这个本子突然充满了吸引力,控制不住的伸出受伤的手去摸本子。“啊啊!樱井君!你怎么又流血了!”因为姿势关系被困在樱井和桌子中间的相叶,一回头就看到樱井放在本子上受伤的手开始留出细细的血丝,明明伤口就不深回来的路上也已经干了血迹,突然就又冒了出来,还滴在本子上。

急忙拉起樱井的手,脑海中又来了,一闪而过的画面,然而速度太快一下子就不见了。虽然有些怪异,不过当下还是帮樱井上药来的重要。

 

等到让包扎好的樱井去洗澡后,相叶把目光放回到这个本子上。

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是樱井没见过的,比占卜时还要严肃的表情。相叶对自己的占卜技术非常的自信,基本上或大或小的事情都能预测到,然而面对樱井的事情的时候,却只能预测到事情的发生而不能预测结果,就等于发生了事情却不知道结果是好是坏,连是否该干预都不能确定。

而这个本子,又不只是那么简单。突然的出现在桌子上,相叶可以确认自己的房子里没有第三者来过,而且连樱井都找不到的本子不仅出现了,还使得樱井原本凝固的伤口又开始流血。咽了口口水,相叶听挺紧张的,自己也就有预言占卜的能力天赋,并没有阴阳师的法力,不知道这个本子里是否住着什么妖魔鬼怪。

但是脑海中一直有个声音,告诉自己,这个本子里藏着关于樱井的秘密。

下定决心拿起本子,却没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翻开页面也跟第一次见到樱井打开的时候一样,都是空白的页面,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刚刚沾上的樱井的血液了。“奇怪,也没发生什么事情啊。”相叶来回翻看着,脑海中也意外都没有出现什么预言一般的内容,难道刚刚自己拉过樱井手是脑海中的画面并没有意义么?

“雅纪~你拿着那个这个本子做什么?”快速洗完澡的樱井出来就看到相叶拿着书皱着眉头发呆,放轻脚步的凑了过去想要吓唬一下相叶。

“呜哇樱井君!你好了?!啊!”被吓了一跳的相叶,手中的本子拿不稳而掉了,却意外的划伤了相叶的手指。“啊啊雅纪你手指流血了!”看见相叶纤细的手指头流出血,樱井下意识就抓过来放在眼前观看,明明在书页上染上了一些血液伤口却不深,樱井便将相叶的手指含入口中。

“你,你在做什么啦樱井君!”被接连吓了两次,相叶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自己的手指被含在眼前这个刚跟自己示爱的樱井的口中,伤口有些刺痛,但是不属于自己的温热的口腔让相叶整个人都脸红了。

“在帮你消毒啊~”樱井一本正经的笑看脸红透了的相叶。“樱井君对女孩子也是这样的嘛?”“诶~不会啊~我这只是对这样啊~”因为这一下,两人的注意力都被转移开来。

 

也便没有发现,刚刚相叶流出的血,沾染上的跟樱井是同样的页面。

 

 

 

 

【背景能听见烟花升空的爆炸声,还有祭典上热闹的人声。天上有一轮圆月,身边有一个人影,虽然看不清样貌,但是偶尔听见的声音很熟悉,会是谁的呢?拼命想要偏过头去看总是失败。等到终于能偏过头了,场景也突然换了。依旧是看不清脸,可是眼前的人拿着一个本子对自己说着:“雅纪,我是通过这个本子来到这个世界的,你说会不会,我要是回去的话,方法是不是一样的,就在……”后面的内容就消失了】

因为相叶醒了过来。

躺在床上看向天棚,相叶不记得这是第几次做这个梦了,自从那次从溪流源头回来后自己每天都会做这个梦,都会在同一个场景醒过来。虽然看不清梦中人的脸,但是会那么温柔的叫自己的人,只有樱井翔了。

偏过头看向睡在临时搭起来的木板上的樱井,相叶心情有点复杂,前几天樱井对自己的表白历历在目。硬要说的话,大概相叶对樱井的感情也是一样的,只不过自己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感情,不太会处理。

而且像他这样的人,是不能得用着这种只对一人存在的爱意。不知为何会影响到自己预言的能力。在记载中,自己的前辈们有不少都是因为这样的事情而出现意外。所以相叶对于樱井的表白和追问,都没有正面做出回应。

而现在连续几天做了这样的梦,是不是就预言着樱井会离开这个地方。可是出于私心,相叶很希望樱井留在这里陪着自己,孤独了那么久终于有人这么好的对自己,怎么舍得放手。

 

“小翔……我该不该让你回去呢……”

相叶也就只有在樱井听不见的时候,这么称呼他。不是樱井翔不是樱井君而是小翔。自己一直都想这么叫他的名字,就像他叫自己雅纪一样的心情。

 

睡不着的相叶索性起来占卜。

不管占卜几次都一样的,配合着梦境来看,月圆之夜的祭典上,围绕着樱井大概会发生些什么,又或者如果不回到他自己的时代,不然不会在梦中跟自己提到那个本子。相叶从来没像现在这样觉得自己能力不足,为什么总是算不出樱井会发生什么事情,每次去尝试预测,总会发生各种各样的意外。

“怎么办才好啊小翔……”

 

樱井从来送货的人口中得知月圆之夜,神社周围的森林入口会举办祭典,樱井是兴致冲冲的,可是相叶却没什么干劲。

“雅纪,你怎么了,最近那么低迷的样子。”看见相叶难得的坐在门外看着天空发呆,樱井也走了过去席地坐在相叶身旁抬头看向同一个方向,“啊,月亮基本上都圆了啊,明天就是祭典了,总觉得能听见入口那边传来的搭建场地的声音呢。”

“樱井君,到明天,你来这里也有一个月的时间了呢,你有没有想过回去啊?”有些答非所问的相叶。

“说实话,我挺喜欢这个时代的,轻松没有压力。”樱井看了看两人间的距离,尝试的伸出手搂住相叶的肩膀,相叶并没有跟之前一样害羞的躲开,而是微微调整姿势让自己在樱井的怀抱中处于一个舒服的姿势。这简直就是一个大进步。“再说了,要回去的话也要带上你啊,你不是对那个时代很感兴趣嘛。”

相叶突然坐直身体昨天盯着自己的眼睛,眼神里是少见的认真:“是说真的啦,如果我找到了能让你回去的方法,你回去么?”虽然有奇怪相叶的表现,樱井还是笑眯眯的重新揽着相叶的肩膀,“好啊,如果能回去我就带着你一块回去。还记得我之前给你说过的……”樱井沉浸在能够带相叶回去的喜悦之中,没有注意到在自己怀中的相叶带着一些苦恼的笑意。

 

樱井觉得一觉醒来,相叶似乎没那么苦恼了,可是又在策划什么一般,一直在做着准备,更是拿出了自己到这里之后就没穿过的迷彩服。樱井坐在床上好奇的看着相叶的动作:“雅纪,你今天不做修行可以么?”“没关系的啦,祭典的时候是我难得可以休息的时候,偶尔一天不做修行也没关系的~”相叶超樱井露出灿烂的笑容,樱井瞬间就觉得奇怪了。

带着樱井参加了白天的祭典活动,用樱井的话说,原来祭典这样的活动真的是一直都没变过,他原本的时代也一直是这样的,只不过自己这个年代祭典上的小吃要少不少,樱井一直念叨着腰带相叶回去参加那边的祭典。

相叶从没觉得祭典这么热闹有趣,大概是因为樱井在身边的关系,这个祭典显得那么独特。跟着樱井一起吃着美食玩着游戏看着表演,但是更多的时候,相叶都是在樱井的身后看着他笑,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带着陷入爱情一般的笑容。

 

太阳开始西下,天色逐渐变黑,樱井还想继续在祭典上玩,相叶却说给樱井留了个特别的活动,得回去了。

“雅纪,我为什么要穿回自己的衣服啊?”按照相叶的吩咐,樱井换回了久违的迷彩服,背着装有水喝食物的背包,有些不解的看向牵着自己走在前方的相叶。两人回到森林中的屋子,刚换好衣服的樱井就被相叶拉出了门,看这方向是朝着后面的溪流走去。

“樱井君你不是说要带我回到你的世界么,你相信我找到方法了吗?”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的相叶一直默默的牵着樱井的手直到两人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才停下来,一本正经的回答樱井的问题。

虽然有被相叶的表情小小的吓一跳,但樱井更多的是开心,穿越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就算了,还遇上了自己喜欢的人,虽然喜欢这里,还是更想带着相叶回到自己的时代,在那里自己可以更加擅长的照顾和保护相叶。“怎么会不相信呢,雅纪你一直都很厉害的啊。”

这时,远处的天空被烟火照亮。

樱井觉得在烟花下穿着浴衣的相叶,是那么的耀眼。根本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樱井上前便搂住相叶,一遍一遍的诉说自己的爱意。相叶也难得的没有挣脱开来。樱井终于知道,自己总是嫌弃的那些电视剧和少女小说漫画中总会不可缺少的,和恋爱挂钩的夏日祭典的场景,是多么的合理。

自己喜欢的人比烟花还要漂亮。

而相叶则注视着天上月亮的变化,等到第一波烟花结束后相叶从樱井的包里取出那个被带过来的本子。

“小翔,你听我说。”相叶有些害羞的喊出这个自己一直在心里念着的名字,不意外的看见樱井瞬间真大,充满喜悦的眼神。“你站到溪流边上,就是你倒下的地方,打开本子对着月亮,默念几声表明你想要回去的话,这样在下一个烟花升空的时候就能回去了。”见樱井有些不解,相叶学着樱井的动作揉揉他的头发:“小翔你要相信我的占卜能力嘛。”

满心想着能带相叶回去的樱井,开心的拿着本子跑到那个位置站着,刚好有月光照射在那里。正准备念“咒语”,却发现相叶站在里自己有些远的地方,并不过来。“雅纪,你不过来么?”

“不行啦,得小翔你先开启那个隧道,我才能趁机过去呢。”

樱井没有多想,乖乖的按着相叶的说法念叨着“咒语”,在下一场的第一个烟花在空中炸裂时,本子从樱井手中腾空而起,并开始发出亮光。

“雅纪你快过来!要开始了!”樱井开心的朝相叶伸出手,却迟迟得不到回应。“雅纪?”

 

站在一旁的相叶一直观看着一切,都跟昨晚的梦境一模一样,发展的很顺利,但是同样的,到了这里就醒了。相叶预测到了如何让樱井回去,但预测不到樱井朝自己伸出手后会发生的事情。

樱井觉得本子的吸力逐渐加强,有些催促的晃着手,“雅纪,你快来啊,别愣着了!”相叶觉得既然预测不到的事情,自己也可以去试试看,没准自己就成功了呢,离开这个地方能够破解他们这些占卜师的那个传闻。

下定决定跟着离开的相叶握住樱井的手,被一同拉到本子边上。然而突然刮起了风。风一直吹着两人间的距离,似乎是要分开两人一般。樱井急忙扯过相叶搂在怀中:“雅纪这是怎么回事?!你抱紧我!”相叶也不愿意放开的用力回抱樱井。

可是本子的吸力越来越强,风也挂的越来越厉害,脆弱的书页被风吹的狂想,开始抖了起来。

原本将头埋在樱井怀里的相叶突然抬起头,是樱井没见过的最灿烂的笑容,用那对明亮的眼睛笑起来看不见眼仁注视着樱井。“小翔!告诉你一个秘密!”风开始变得更大,仿佛要阻止相叶即将说出口的话语。但是樱井觉得相叶提高的声音不止是传到了耳朵里,而是直接进入到心里。“什么秘密!?”

 

“小翔!我喜欢你!”伴随着自己期待已久的答复,嘴唇上传来自己遐想已久的柔软的触感。那个温柔的叫着自己名字的双唇,正与自己的吻在一起。

 

但是没有持续很久,风一下子变大了,樱井觉得本子的吸力开始减弱,但是两人还是没有离开这里的样子。刚想询问相叶,就发现自己被相叶朝后轻轻一推,而相叶则一下子脱离了自己的怀抱。

还没来得及伸手去抓住相叶,风一瞬间停了,而樱井被吸入了本子里。

 

陷入黑暗前最后的景象,就是相叶的笑脸。

 

远处的烟花还在绽放着,腾在空中的本子不见了。

 

 

 

 

【小翔,你知道么,你第一次出现在我梦境里的时候吓了我一跳,毕竟你穿着奇怪的衣服。不过大概是命中注定我要遇见你,连续几天梦,让我在溪边遇见了你。

我住的地方第一次有其他人闯入,还好是你。

幸好是你。

不知道为什么,我能够占卜到你要做的事情,却占卜不到结果。很奇怪是不是?不过还好每次的选择都是正确的。

小翔你来了后,我真的很开心。平时打交道的都是动物们,有一个人能陪我一块在森林里散步聊天说话真是太好了,小翔你又知道很多事情,总是不厌其烦的给我解释。

说起来,我的各种第一次都是小翔啊。连被人表白都是第一次。我们这个工作似乎有个诅咒,至少我的前辈们里就有一些人,因为触动了感情而出现各种意外,所以小翔你跟我表白的时候我真的是被吓到了。我担心接下来发生的不可预知的事情会波及到你。

跟小翔相关的预言都是在梦里出现的,小翔简直就是专门制作我梦境的人嘛。祭典前几日我一直梦见小翔你拿着本子跟我说话,可是我看不清你的脸。是不是说明小翔你想家了呢?小翔你其实很想回去的吧,毕竟出来了那么久。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帮到你。

但是很神奇哦,我居然梦到了,能够让你回去的方法。我也梦到小翔你开心的朝我伸出手,应该是想要带我走的。可是过后的事情我就梦不到了。

你说我要不要握住你的手呢?不过是小翔朝我伸出的手,我肯定会握住的嘛。

可是你说,如果本子的力量带不走我们两怎么办?如果前辈们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怎么办?如果真的发生了,我宁愿小翔你一个人离开这里,毕竟这个地方终究不是你应该在的地方啊,你应该回去,回到更适合你的地方。

如果真是这样,小翔你回去还能记得我么?还能记得在这里的一切么?不过也没关系啦,如果记不住,那就由我来记住就好了。小翔的好,小翔在这里发生的一切,就由我来记着就好,存在我的记忆里。

………………】

 

过了几天,当又有人需要占卜的时候,大家才发现,一直住在森林中的那个笑的很好看的占卜师,不见了。

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樱井翔!我让你打扫卫生你居然给我在这个地方睡着了!”被母亲的声音吵醒的樱井,发现自己正以一个奇怪的姿势躺在阁楼的地板上。“算了算了你快点起来别睡了,一会就该吃晚饭了。快点下来啊!”

等母亲离开阁楼,坐起来的樱井发现自己不知道何时在这个布满阁楼里睡着了,抬起手想揉头发,发现手中正握着一个看起来颇具年代感的本子。随意打开翻看,里头没有任何的文字,虽然旧可是反动的痕迹并没有多少,反倒是有几页纸被暗褐色的液体弄脏了边缘。下意识的搓了搓那个位置,脑中一闪而过的大约是自己梦境的内容,但是很快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看来我这是做了一个记不起的梦嘛。估计是太累了。”揉揉嘴唇,樱井觉得唇上留有某种柔软的触感,没准刚刚的梦太过真实。

不过樱井没有在意,打个哈欠,随意将本子放在一旁的书架上就离开了阁楼。

 

阁楼门被关上后,本子发出了有些刺眼的光芒。随后逐渐减弱。

 

放在桌上的那个本子,也消失不见了。 

 

 

 

================END===============

 

 @Disorder 

评论(5)

热度(26)

  1. 五色盲KAUNTO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千叶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