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UNTO

❤ARASHI❤masaki❤ALL雅ヽ(゜∀゜)ノ
宝冢梨花花一生推(●´艸`)*蘑菇柚熊棒棒的❤
脑洞太大合不上专注挖脑洞(΄◞ิ౪◟ิ‵)
手作技能练习中五色物品强迫症收集╮( ̄▽ ̄")╭
超博爱J家西皮脑洞中(΄◞ิ౪◟ิ‵)

【SA】一个月限定(舞驾23)2更

12月23号 平安夜前日


“舞驾君,这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和圣诞礼物,明天没课不能亲手给你好可惜呢。”今天的教室里总会出现别班的女生,目标全是人气颇高的舞驾三郎。“谢谢,我很开心呢。”舞驾三郎特有的阳光笑容让送礼的女生满脸通红不好意思,和身边围着的朋友们嬉笑的离开。刚把礼物放进包里便被从身后扑来的力道压在桌上。“嘿三郎你小子还是那么受欢迎呢。”同班的好友横山裕和村上信五在一天之内已经用这个方式把三郎压在桌上挪移了很多次,基本上送礼的人一走便压一次,三郎也是好脾气的只是笑着把他们推开。
“喂!你们两个!礼物礼物快给我礼物。”回身拍了两人的头,笑着朝他们伸出手,“快点的一会该放学了你们就又溜走了。”“真没意思,呐生日快乐啊三郎。”麻利的把礼物放在三郎桌上,横山坐到在三郎前面的座位上:“三郎你一会要和我们去打篮球么,都好久没有一起打球啦。”“不啦,那么冷而且我一会要顺道去接五郎回家,这几天面包店客人挺多的一郎一直忙着,没空接五郎。”晃晃村上递过来的礼物,“喂信五,这啥啊空空的感觉。”村上一脸神秘的笑着:“秘密呀,等着你自己打开哟~”接收到三郎和横山的白眼两枚。
上课铃响,推开教室门的老师看见还在打闹的学生们皱起眉头:“好了该上课了,赶紧回到自己的座位去。”被打断了谈话的村上也只好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横山看了眼三郎也回过身坐好。放学前的课总是难熬,尤其明天还是平安夜后天圣诞节,学生们根本坐不住课也听不进去。三郎无聊的晃着笔偏头看向窗外,二郎今天就要回来了,自己乖乖按照他说的去做一郎估计也有反馈给二郎,这么说来自己算是听话的吧,二郎真的会答应自己的愿望么,无论怎样的愿望都行,吧……
叹了口气回头看向书本,只盼着早点下课。

铃声响起的时候心急的学生在老师离开前已经冲出教室,惹得老师愤怒的喊叫声伴随着同学的笑声响彻教室。收拾好自己书包的横山快步上前搭上已经走到门口的三郎的肩膀:“三郎一块走呗,我也好久没见到五郎了。”“咦,信五呢?”这两个家住附近的人总是一块回家,虽然不在一个社团但也是窝在一起。“八成打球去了吧,这天气也挺厉害的。”“喂喂明明是你提议去打球的好么!”“我也只是提议啦~”相互吐槽着结伴走向校门。
“咦,那个人怎么这么眼熟……”正准备去球场的村上眼尖的看见校门口站着一个人,“诶,诶?!”发现新大陆一般赶忙超教学楼的方向跑去,看到目标的两个人扯着嗓子喊道:“喂三郎!你哥来学校等你了!”
“诶?”被村上的声音所吓到了,愣愣的看向对方,直到横山大力拍肩推了他一把:“赶紧去吧,你们很久没见过面了吧,帮我和五郎说一声圣诞节我去找他玩给他带礼物哟。”反应过来的三郎超两人一点头快速的跑向校门口。“真是开心啊三郎的表情。”看着远去的三郎
,横山有种莫名的感觉,“看来三郎真的很喜欢他哥啊,走吧裕,打球去!”村上一把勾住横山的脖子就往球场走去。“知道了啦。”
跑远的三郎只能隐约听到些什么,但他并不在意。

“二郎!”
“哟三郎,我回来啦~”


自从二郎开始上了大学后,就很久没有两个人一起肩并肩走着了,因为学校和家里的距离必须得住校,还能够给家里节省开销,即使三郎有多舍不得和二郎分开,也是必须得接受的事情。
两人走在去接五郎的路上。“呐二郎,大学好玩么?”将手中装有礼物的袋子换到另一只手上,三郎有些无聊的伸伸懒腰,“听一郎说你加入了学生会,那超级累的吧,我记得你高中的时候明明很嫌弃来着。”“不一样啊,大学的和高中的程度上就有很大差距了。”拢了拢自己的围巾,二郎还是觉得有些冷,取出根烟正准备点上看了眼三郎突然想起来什么,又把烟收好。
倒着走在稍前一些的三郎,把二郎的举动都看在眼里的三郎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没关系的啦,在室外你抽烟没关系的,再说了我身体现在挺健康的。”说完还作势要空翻个给二郎看。二郎赶紧上前拉住连同袋子一起举起来的三郎的手臂:“你啊,袋子里的东西掉出来还要收拾太麻烦了啊。”二郎紧张的样子戳中了三郎的笑点,笑得直不起来腰来。

在校门口等着三郎来接自己的五郎,有些惊讶的看见三郎旁边的二郎,开心的快步跑过去,一个不小心手里的袋子甩掉一旁掉出里头看起来精心包裹过的礼物。
“呜啊,五郎真是从小就这么受欢迎呢,幼稚园的巧克力真是让哥哥我记忆深刻。”看着五郎冒失的样子笑出声,二郎蹲下来也帮着五郎捡起来散落的东西。“这是圣诞礼物?”三郎弯腰捡起一个离自己比较近的礼物,“最近的小学生攻势真是凶猛啊,五郎的礼物比我的还要多。”三郎被五郎的礼物数量给吓了一跳。

五郎的礼物袋子提在二郎的左手,三郎的右手提着自己的东西和礼物,两人中牵着的是五郎,三个人有说有笑好不热闹。刚巧回到家门口准备开门从游戏机里抬起头的四郎,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有些微妙的表情在看到超自己挥手的三郎后转换成嫌弃的样子。
“你们三个看起来,简直就是一对夫妻带着孩子回家啊。”对待家人的时候四郎依旧改不了自己的吐槽天性尤其对着一个本来就笨蛋的三郎和一跟三郎在一块就被传染笨蛋的二郎。“那也是我是爸爸二郎是妈妈!”微红着脸的三郎抢先说道,“二郎比我矮那么多,就应该是妈妈!”果不其然二郎闻言后发出独特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谁和你说个子矮的一定是妈妈啊,五郎你说是不是?”两人中间的五郎看了眼四郎,又在两人脸上徘徊一阵最终直视着三郎用肯定的语气说道:“三郎我觉得你比较像妈妈。”原本还对五郎抱有期望的三郎瞬间满脸通红,“五郎你也欺负我!啊啊啊啊啊啊一郎啊啊啊啊啊”一脸被伤害欲哭的样子推开刚打开门的四郎冲进屋内,一把抱住听见声音出来迎接他们的一郎。一郎眨眨眼软软的笑出声,伸手揉了比自己高出许多挂在自己身上“嚎哭”的三郎的头发:“乖啦,只是看起来而已嘛,不用在意啦。”
被推开的四郎进屋超三郎屁股踹去,三郎“嗷!”的一声快速捂着屁股闪开避免收到攻击,不过手上的袋子就掉在地上了。“好啦好啦四郎你别欺负三郎啦。”伸手拍拍四郎的肩膀,看着一郎的笑容四郎撇撇嘴,伸手抱住一郎:“我回来了。”跟在后头进门的五郎也冲过来搂着两个人个子只够得着两人的腹部,埋着蹭着软软的童音有些发闷的传出来:“我也回来啦!”三郎和二郎也不甘示弱的围过来抱住,此起彼伏的“我回来了”在客厅回荡。
一郎抬起头超抱着自己的弟弟们笑道:“欢~迎~回~来~”


舞驾家从二郎离家上大学就很少全家人聚在一起过,今天倒是都聚在一起恢复了往常的热闹,饭桌上多了一个以吃为主的二郎就多了许多抢食的乐趣,当然四郎依旧对他们的抢食行为表示嫌弃。吃过饭被赶去洗碗的二郎洗完碗出来就看见刚洗完澡的三郎的背影。被热气熏的微红的裸露出来的皮肤部分,湿漉漉还在往下滴水的头发,被头发水滴划过留下水印的后脖子,都让二郎有些控制不住的吞了口口水。伸手从旁边浴室里拿来毛巾跟上三郎,把毛巾盖在三郎头发上的时候三郎被吓了一跳:“艾玛二郎你吓死我了。”头上盖着毛巾不住顺着自己胸口。“哈哈哈哈哈哈哈谁让你忘记拿毛巾了啊,赶紧擦干净吧”说完就拉着三郎的手超沙发走去。
跟在后头的三郎沉默不语的看着被拉着的手,脸有些红。

乖乖坐在二郎双腿间的三郎,有一下没一下的揪着地毯上的毛毛,二郎的手拿着毛巾轻轻的帮三郎擦拭着湿头发。以前只要三郎洗完头忘记擦干头发,都是二郎帮着一点点擦干的,似乎是在回味一般两个人都很安静的,只有两人的客厅只能听见擦头发的声音。
“呐二郎,”想到什么的三郎抬起头想看二郎视野却被毛巾遮住,“诶?”二郎看着三郎迷惑的样子忍着笑把毛巾拿开:“怎么了三郎?”没有了毛巾的遮挡,三郎圆圆的眼睛带着笑意:“二郎之前说会实现我一个愿望的事情是真的么,我可是有乖乖按照二郎说的去做呢。”“我知道你最近有很乖的在学习,成绩也进步了,像我那么说话算话的人当然会实现我家三郎的愿望了不是么,”装模作样的摸摸下巴,“不过我们三郎应该不会提些什么奇怪的愿望吧,比如干掉讨厌的同学啊之类的。”“才不会啦!”抗议的嘟起嘴翻翻白眼却又被二郎的表情逗笑的三郎也跟着笑了起来。
看着三郎的笑容二郎动作一顿,用手摆正朝上看着自己的三郎的脑袋,微微向前倾在三郎的额头上落下一吻。“乖,我去洗澡了。”
直到二郎离开客厅三郎才用手捂住被亲吻的额头,整个人缩成一团,露在外面的耳朵和脖颈看起来比刚洗完澡的时候还要红。
“笨蛋二郎……”
夹杂着害羞的细微的声音。


二郎和一郎在一郎的房间里好不容易做完明天要用的平安夜和圣诞节装饰,一看时间已经很晚了,离24号也只剩没几分钟了。二郎向已经犯困的一郎道晚安后准备回自己的房间,路过三郎的房间突发奇想想要在第一时间祝贺三郎,虽然往年的情况三郎总会在生日前夜早早睡去,为了自己能够身心愉快的迎接第二天。悄悄推开房门,屋内只剩下一盏小夜灯柔和的灯光,那还是前几年三郎生病的时候自己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一直被三郎小心保管的使用到现在。走过去蹲在三郎的床边,二郎带着自己没有察觉的与平时不一样的笑容看着三郎的睡颜,伸出手轻轻触碰闭上的眼眸上的睫毛。梦中被打扰的三郎皱皱眉头伸手挥了挥,又沉沉睡去。二郎在一旁捂着嘴忍着笑了好一会才缓过来,帮三郎把被子重新掖好。
“晚安,三郎。”
“还有,生日快乐。”


三郎似乎梦到了什么好事情,在睡梦中勾起了嘴角。

评论(3)

热度(25)